• 岁末。
    平头桥。
    留霜许许。

     

    巧言。残壁。暗箭。竹鸣。
    子时。弄虚无。

     

    些许绸缎,巧言残壁。
    弄清霜。弄清霜。

     

    岁末。
    岁末。
    岁末。

     

    平头桥,若。
    诺。

     

    子时天葵,卯时夏至。
    留痕净是清霜天。

     

    若虚无。
    若虚无。

     

    往时何处归人?
    于西。
    于西。

     

    冬至年年却是。
    无偿。
    无常。

     

    巧见冬日旧年,恰似九江天。
    长夜。
    月夜。

     

    于何处,鲜卑旧人。
    老之将至,又一年岁催人。

     

    巧言。残壁。暗箭。竹鸣。
    了了。空空如也。

     

    若停。
    若即。
    若离。
    若有。
    若无。

     

    往生如见既是初见也。

     

    念岁岁,年年。
    今朝却是已别。

     

    旧人。
    旧事。
    旧悲。
    旧喜。

     

    甚欢。甚喜。
    亦悲。亦鸣。

     

    乃只一念。

     

    念去去,归人西去。

     

    空旷如也。寂寥如是。
    年复一年。如是如是。

     

    往年。
    往景。
    往岁。
    往时。

     

    往生如见既是初见也。

     

    己巳。廿三。
    莲花纪。
    莲花祭。

     

    ——戊子·十一·十六
    于束河

     

  • 亲爱的
    我只是一个没落诗人

    当我们相拥的时候
    我释放的
    不仅仅是寂寥

    我想为你写一首诗
    颂一段情

    我的心事却已经如火如荼
    你怎么能故做无视

    你可知道
    我愿意膜拜你的整个灵魂
    卑躬屈膝的守侯在你的脚下
    亲吻已经扬起了的灰尘

    我深知那灰尘
    是你唯一的恩赐

    我将铭记
    我将铭记


    亲爱的
    我只是一个没落诗人
    在夜里
    在这里
    为你写下这些质朴的字句

    请求让我继续膜拜
    我只能膜拜

    因为那灵魂是我未曾谋面的另一个自己


    亲爱的
    我只是一个在你跟前膜拜的信徒
    请不要抛弃

    不要舍弃你未曾谋面的另一个自己




  • 当他准备在她身上实施某种阴谋时,他的上帝事实上已经偏向了她。当阴谋最终被戏剧性的揭穿时,他在她生命里的角色突然从图腾一般的崇拜幻化为不值一提的瑕疵。这个瑕疵将成为她生命中可耻的一部分,同时更加的无关痛痒并且不值一提。

    当我们承认瑕疵的存在性时,我们变相的选择背叛了我们所信仰的主。

    昆得拉说,没有比同情心更重的了。为了别人,站在别人的立场上,痛苦会随着想象而加剧,在千百次的回荡反射中越来越承重。

    我愿信奉我所信仰的。

    那么我应当原谅A。
    原谅人类。
    原谅始终保持动物性的某些人类。

    这样一来,反面贴切的证明了瑕疵也应当有自己的存在价值。

    突然想起曾经读过的一个句子:他已经毫无出路。在情妇眼里,他带着对特蕾莎之爱的罪恶烙印,而在特蕾莎眼中,他又烙着同情人幽会放浪的罪恶之印。

    当A和其他男人试图进入的时候,幻想的快感远大于进入后肌体的生理收缩反应。当然我们在所有的错误发生之后其实较为容易的忽略了当初的暗示。同时应当强调的是,我们一旦承认了这种暗示,也就说明了事实上我们主观的创造了原本可以避免的错误。


    时代造就了壮烈山河的悲愤。
    时间造就了不值一提的伟大。


    我在想,如果在生命中假设一个命题,直指欲望,那么除了剩下庞大于世的毁灭究竟还会有些什么?

    我在勾引。试图勾引些值得纪念的不值一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Painful   love   better   than   loveless   pain
  • 我们之间的苦痛      反复

    是你

    还是我

    始终坚持的幻觉

    无常。

    无偿。